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学术社区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学术资讯速递 更多>>
微学术 —— 踏实研究 便捷撰写 快速发布 更多>>

要求学校培养出大师是不尊重教育规律

       有些人常常高估大学教育的作用,出不了大师怪教育、拿

16 0 0
  • 14 0 0

    新的高考改革方案有了实质性进步

           高考改革一直是教育战线的热门话题。自1977年恢复高考招生以来,高考改革尝试层出不穷,只改革考试而不改革招生制度注定不会有太大的成果,有些高考改革其实只是给正常的高中教学添乱。很多人应该注意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根据中央的部署,改革高考招生制度的步伐加快。随着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高等教育的大规模扩招,我国已经从高等教育的精英化阶段,步入大众化教育阶段,很快将进入高等教育的普及阶段。        从精英阶段的考上大学很难,到普及阶段的考不上大学很难的转变,当然,考上顶尖大学仍然很难。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高考的指挥棒如何适应这样的变化,既影响基础教育特别是高中阶段的教学,也影响着大学的选拔人才和专业设置等方面,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在大众化教育阶段,高等教育的公平和质量是社会的主要诉求。公平体现在很多方面,机会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给考生和学校更多的选择是机会公平的保障。因而,自2014年启动的新高考改革,“选择权”一直是改革的核心,无论是考试科目还是录取过程,在设计上都特别强调学生的选择权。不能逼着考生上,也不应逼着大学招。        在近期正式发布的湖北、江苏等8省高考改革方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考试科目由此前的“3+3”改为“3+1+2”,这也意味着从浙沪第一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开始就过度彰显“选择性”教育理念在兜兜转转之后,终于上回归到一个合理的“度”上,可以说是多方面考虑了国家要求、原有高考模式、基础教育发展水平、高等教育学科专业布局等多方面因素,在考试科目选择、考试时间设置、招生录取方式等方面进行了尊重规律、符合实际的制度设计。        事实上,一个国家的选拔性考试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复杂系统性工程,必须考虑学生选考、高中选课、高校选才等方面,任何夸大一方而忽视其他方面必然会造成整个系统的“不能承受之重”。        2014年启动的高考改革在考试科目上做了重大调整,考试由高考(3)+高中学业水平测试(3)组成。前面的3门包括语文、数学和外语考试,仍然保持了原来选拔性考试的定位,但不再进行文理分科。后面3门则变为中学学业水平测试,让学生从历史、地理、政治、物理、化学和生物6门中自选3门作为选考科目,浙江是7选3,考试成绩作为高校选拔时的两类分数依据之一。现今启动的8省高考改革方案与以前相比,多了一个限制选择,即在除语数外的后3门选考科目中,物理与历史2门中必选1门,然后才能在剩下的地理、生物、政治、化学4门中,自由选择2门,共同组成后3门学业水平测试。        变化看起来不大,却真正了契合与兼顾了国家要求、学生选考、高中选课、高校选才四个方面。        从国家角度来看,之前充分尊重学生的选择权,但遭遇了“功利性”选科的意外打击,2017年是浙江新高考政策的第一年,这一年高考选考物理的考生仅占总人数的35%,位居7门学科的倒数第二位;2018年为28%,选考物理的人数进一步下降。原因很简单,物理是所有可选学科里“投入产出比”最低的,不仅难学,也很难拿高分,在赋分制度下,这一“劣势”更为明显。于是很多考生“田忌赛马”,放弃了物理。与此同时,部分高校为了录取分数更高,没有坚持对选考科目的要求,更加重了这一趋势。物理在自然学科中的基础作用无可替代,这一政策改变显然有着积极而重大的意义,因此固定物理和历史两门课程再选考其他显然是一种进步。        从学生视角来看,新的选考模式突破文理分科的局限性,在打牢物理或历史学科基础的同时实现个性化、差异化的发展,学生可以充分结合自身的兴趣、志向和特长来选择考试科目。相较之前7选3有35种选择,6选3有20种选择,这次3+1+2锐减为12种选择,选择减少的同时,可以让学生们更加重视学科内涵,研究专业方向,而不是沉迷于选择的信息鸿沟中无法自拔,这对于中西部的学生来说无疑是实事求是的好事。        同样的,选考种类的减少,无疑是对高中,尤其是中西部高中的某种意义的“减负”,相较于东部高中来说,中西部高中的师资力量以及基础设施更为薄弱,选课走班数量的减少无疑可以让高中集中精力在学生的教学上。        对高校而言,由于物理、历史两科在高校自然科学大类和人文社会科学大类人才培养中的基础性地位的强化,特别是物理与历史以原始分计,后2门实施1分1段,以最大限度加强区分度——让高校有效选拔人才,最大可能保障公平诉求。        同时,这次改革在招生办法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尽管还没有涉及改革计划经济时期的计划分配招生名额的办法,新的改革把原来的大学优先选择学生改变为学生优先选择大学和专业。这一顺序的改变,对于考生选择权的赋能实际上是对大学的专业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往是大学通过分数单项选择学生,新高考之后考生选的是专业,学校则相对要放到靠后的位置,这意味着哪怕是中国顶尖高校,如果专业水平不过硬,考生也未必会选,而普通学校如果专业过硬则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实际上是赋予了学生与高校的双向选择权,必将对未来中国高校生态产生极大的影响,同时也与“双一流”的精神是统合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央通过的改革方案落地生根,必须鼓励和允许不同地方进行差别化探索。应该看到,高考综合改革在由点及面的推广过程中,必然面对地区间的种种差异及其带来的影响。此次“3+1+2”的改革方案在坚守选择性教育理念的同时找到了选择性的较优解,无疑是一种积极、务实的探索和创新,可以说是改到点子上了,必将更好满足学生成长、国家选才和社会公平的需要。(荣誉主编李志民)

    高考

  • 9 0 0

    “高考移民”是招生考试制度不适应高等教育发展造成的

          深圳一所学校的所谓“高考移民”事件持续发酵,直到广东省教育厅介入,以深圳市教育局取消了32名“移民”考生的报考资格,并核减学校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50%的行政处罚而告终。然而,关于“高考移民”的争论以及相伴而生的教育公平问题却远远没有终结的意思,并会在放开随迁子女异地高考而变得更加复杂。     高考移民的产生既有教育的内部原因,也有教育的外部原因。从教育内部来看,主要是我国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基础教育发展不均衡等问题所产生的矛盾在高考中的一种集中反映或者说集中体现。这种现象是部分考生为了达到上大学或者上好大学的目的,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和途径,向录取分数线比较低、录取率比较高的省份流动。从教育外部情况来看,主要是一些省份的户籍、学籍制度管理不严,使有些人有了钻空子的机会,甚至成了一些人的商机会。       事实上,“高考移民”从1977年恢复高考招生以来就天然成为一个很难抵御的“诱惑”了。由于中国幅员辽阔、且各地区之间教育资源和教学水平存在较大的差距,当时处于精英教育阶段,招生规模小而考生众多,所以实行各省、市、自治区分别下达招生计划名额、分别进行评卷和划定高考录取分数线的政策。但由于招生计划名额缺乏科学合理的依据,这样就出现了一些经济发达城市或者欠发达地区计划招生名额相对其他省份较多(与人口或考生比例),导致录取分数(相对)低,录取人数(相对)多这种“奇货可居”的情况,而想方设法的抢占“价值洼地”获得更高的录取机会无疑是符合经济学规律和人性的。       客观的讲,在上大学属于精英教育阶段的时候,这样的高考招生制度有其合理的一面,甚至也可以说是唯一的办法。随着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四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政府在1998年适时扩大了高等教育规模,满足了人民群众对高等教育的需求,我国的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并很快将进入普及阶段,但高考招生中的招生制度没有与之相适应的改革,加上国人对于代际传递中的优质教育资源也就愈加看重,因此近十多年几乎每次高考前,都会出现“高考移民”的问题或者话题。       如果类比一下,你会发现“高考移民”与选“学区房”何其相似。都是通过地域圈定相对更优质教育资源,获得更好的就学上升通道。只不过前者是不合规的,而后者是合理合法的。前者的不合规来源于招生计划分配的制度落后,也来源于普通大众对高等教育还处在精英阶段的认知误区,后者的合理合法是大家都知道基础教育处于普及阶段的供求关系。       根据美国学者马丁·特罗的研究,如果以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指标,可以将高等教育发展历程分为“精英、大众和普及”三个阶段。一般来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15%以下时属于精英教育阶段,15%-50%为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50%以上为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根据教育部的数据,我国已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2018年我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达到48.1%。也就是说,我们即将由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进入普及化阶段。       那么,适用于精英教育阶段带有强烈计划经济色彩的名额分配模式还适用于当今普及化教育阶段吗?这是个关键问题。       这有点像汽车刚出现时,英国规定汽车的速度不得超过马车一样,当前中国已经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观念、新技术快速迭代,推陈出新,教育招生考试制度也应该借势而上,因时而变。       从根本上说,“高考移民”是教育发展不均衡和招生计划分配不合理造成的。加大对教育资源薄弱地区的投入,合理分配高校招生计划名额,推动教育均衡发展,才能有效遏制“高考移民”现象。更进一步说,固化的招生计划指标分配比例模式不能给全国适龄考生接受高等教育的公平机会,已经不适应目前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教育公平和提高教育质量的需求。       政府有义务投入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经费,制定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教育标准,促进教育公平。受教育的机会公平、受教育的过程公平和考试评价结果公平是教育公平的三大基本原则,其中,机会公平是起点。       高考改革既要改革考试,更要改革招生制度,如果只把重点放在考试科目、考试次数、各科分数权重和计分方式的改革上,难以改变应试教育的发展和一考定终身的弊端。全国高考时间统一,但各省试卷不统一,各省招生计划指标人数和录取分数线单独划定,录取比例不均等从某种程度上的确造成不同省份考生上大学的机会不公平。高考改革的重点应放在招生制度的改革上,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从根本上改变现有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招生计划指标制度,设计出适应高等教育发展规律,适应中国特色人才选拔并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对培养人才需求的招生制度,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荣誉主编李志民)

    高考

  • 12 0 0

    “高考移民”为什么屡禁不止?

           每年临近高考,所谓“高考移民”的话题就会不断出现。        “高考移民”为什么屡禁不止,主要原因还是招生计划分配不合理,以及不同地区教育资源不均衡造成的。一些省份如山东、河南、河北、江苏等考生的家长从不担心“高考移民”的到来,相反,这些都是高考移民的“移出”大省。      “高考移民”与“高考作弊”是两个性质不同的问题。“高考作弊”是犯罪,要严厉打击;“高考移民”属于管理漏洞,应该通过政策调整来堵漏洞。请问受到“高考移民”考生影响的家长和考生,你们是否也曾有过在居住城市通过迁移户口到不同学区或通过“学区房”来寻求上更好一点的学校呢?        从根本上说,“高考移民”是教育发展不均衡和招生计划分配不合理造成的。加大对教育资源薄弱地区的投入,合理分配高校招生计划名额,推动教育均衡发展,才能有效遏制“高考移民”现象。保障适龄青年的受教育权和录取机会均等很重要,如果政策存在很大的不合理性,调整高考政策才能解决“高考移民”问题。       高考改革既要改革考试,更要改革招生制度,如果只把重点放在考试科目、考试次数、各科分数权重和计分方式的改革上,难以改变应试教育和一考定终身的弊端。全国高考时间统一,但各省试卷不统一,各省招生计划指标人数和录取分数线单独划定,录取比例不均等造成不同省份考生上大学的机会不公平。高考改革的重点应放在招生制度的改革上,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从根本上改变现有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招生计划指标制度,设计出适应社会发展并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对培养人才需求的招生制度。(荣誉主编李志民)

    高考

学术大家谈 更多>>
img02

精品论文期刊

30动态
38成员

更多
img02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

56动态
66成员

更多
img02

超原子团簇的结构与功能特性

0动态
8成员

更多
img02

虫虫星球

0动态
5成员

更多

互助资料馆 更多>>
  • 已分享 123456份学术资料
  • 已助功 123456份学术文章
  • 已解答 123456份学术文章
资料分享 文章求助 疑问求解
标签 更多>>
  • 数学及科技创新研究
  • 黑洞
  • 火星
  • 基因编辑
  • 基因
  • 盐湖
  • 金融
  • 太阳能
  • 经济管理
  • 心理学
  • 机器学习
  • 深度学习
  • 信息科学
  • 科研管理
  • 大数据
  • 计算机
  • 食品科学
  • 人工智能
  • 肿瘤
  • 机器学习
高校招聘 更多>>
撰写我的微学术文章 返回顶部